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阅读喵 > 穿越·重生 > 媚道无双 > 第一卷 女冠 第二十六章 小阎罗大闹纳贤台

...

钘文一路讲述了很多关于武林中“五凤门”内的故事以及这口五铃金背大环刀的来历。

这刀太重了,背都压夸了。

绣珍搀扶钘文路进城门,“尉正”飞骑城兵急匆出城。

“驾...。”

险些将绣珍与钘文撞倒。

绣珍扇了扇灰尘:“咳咳~喂~你们会不会骑马呀?!”绣珍怕被认出遮面露眼。

绣珍与钘文快走到钱府了。

高台之人叫嚣得很,在擂台上已经击倒了很多钱府的门客,不停的在出言不逊。:“哈哈这钱府里的人都是一群怂怂,爷爷我在台上都站困了,没一个能跟爷爷大战三百回合的。”

明清、风月二道一看佩这紫电宝剑身穿小铠之人在擂台上发威,不由得火往上撞。

风月怒问:“这人是谁呀?怎么讨人厌。”

二驴子道:“他就是‘生死沦罗门’的复掌门,人送外号:小阎罗的张晋,他师傅就是生死沦罗门的掌门人朱燕青,江湖人称:地狱鬼,看~就在台下呢。”

明清道:“这是钱镖的安排吗?不知道为什么招这两个怪物来?”

这时,突然在老门客之中,有人喊道:“张晋,你休––要猖狂,老朽我陪你走几趟兮。”

声音一落,就见人群之中出来一位年迈的老者,这老者正是在钱府呆了足足有四十一年仕级老门客,他来到擂台之下。

老者手捻长须,先抬起头看了看这擂台,然后往下一哈腰,脚尖点地,丹田一提气~

“噌”的一下就蹿上擂台。

这是从开擂到现在头一个能从台底下蹦上去的人物。

三丈六尺多高的擂台,就算是高个子上去也是很费劲的。

老者指着自己道:“张晋你可认得老朽兮?”

小阎罗张晋本指望着传说的卿字腰牌的人物上来对决,将其碾压,好砸了这台子,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上来一个老头儿。

张晋仔细一看,就见这老者脸若银盆,两道宽眉,一对深陷的大眼,满面沟壑,大胡须荡漾胸前,挽着头发,头戴草纶巾,巾上绣着钱门开合,胸前两根灰白飘带,身穿古铜色衣衫,一身短靠,勒着大宽带,正从后腰拎出一对碧月双刃。

别看这么大的年纪,在这儿一站,真是威风凛凛,真好像掉了利牙的猛虎,摘了鳞角的苍龙。

张晋太认得他了,小的时候还没被世人称道小阎罗的时候还与老人家讨教过刀法呢。

张晋冷笑一声,抱拳拱手道:“呵~这不是徐老刀客吗?久违!久违了!没想到老刀客如此赏脸,上了这纳贤台,莫非要与我较量一番。”

徐老刀客点了点头:“张晋,你说的不错,我不光找你较量,我还要教训教训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娃儿。我本来以为你是个有教学实的好娃,今日一见原来你真是个糊涂人,江湖上的传说看来不假,是老朽看错了你,我劝你今后干点善事吧你。”

小阎罗张晋嚣张指着老刀客道:“哈哈~咱们不用说废话了,当场就比,你打赢了我,我便收手;我把你赢了,可要你的人头来,你就拿命来吧你。”

徐老刀客点了点头:“好吧,既然如此,你说吧,咱是比拳法呢?还是比兵刃?这十八班武器任你挑选。”

张晋沉思片刻道:“我看还是比比刀法吧,我也不强人所难,就让你看看我现在的刀法境界如何。”

老刀客捻了一下飘胡应道:“好!老朽奉陪。”

张晋将紫电宝剑搁在擂台一处,朝着台下一挥手,一口出了俏又寒气逼人的青霜宝刀就给抛了上来。

抛刀的不是别人,正是张晋的师傅门主,地狱鬼朱燕青。

比试二人在擂台上转了几圈,就站在一处。

就见张晋单刀挂风,快似闪电一般,力似蛮牛,冲撞了过来,斗篷在身后拖出长长的灰影。

徐老也是人中的刀客,可是钱府修炼的老高人呀。老头之所以能登台,就是打算给钱府撑腰鼓气的,他能客气吗?这是他人生之中碰到过的最强劲的敌人,他把压箱底的招儿数都拿了出来,故此,两人可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啊,六十多个回合下去是不分高低。

这徐老头别看年龄稍大,可这水平可算的上是个卿字级别的了,只是因为年龄较大没能普升腰牌罢了。

台上台下的人全部都惊了呆,百十来号人的场子鸦雀无声,不管是内行,还是外行,不管是男是女,一个个都抻着脖子,瞪着眼睛,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

这徐老头刚来到钱府的时候,所有人对他的印象并不是很好,后来发现这老头儿平易近人,才改变了所有人对他的看法。

绣珍与钘文寻声而来,搀扶从人群中走来,人群见绣珍也是愁恼尽散,是松口气息,怎么得绣珍腰间也是系这个卿字腰牌的大人物。

张晋缠绕斗篷在腰间系住,想必刚才只是热身。

风月往明清跟前凑了凑,压低了声音道:“师姐,您看他们谁胜谁败?”

明清晃了晃小脑袋:“风月师妹,现在还看不出。”

“师姐,我看这个老头儿恐怕不是这小阎罗的对手啊。”

“何以见得?”

明清的话音刚一落地儿,就听台上“乒”的响了一声,吓得这二道是打了个寒战那,抬头仔细观看。

是张晋反手刀震到徐老头迎接的双刀之上,刀身一扭拍在徐老头的后身,徐老头来不及闪躲被张晋一震直击三尺高。

这老刀客身怀绝技一招“翻云带客”落定擂台边缘,刚想向擂台中间走去,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咕咚”摔倒在地,口吐鲜血,把身上的衣衫都染了红。

门客之中一阵大乱,“哗”的一声,所有的门客都焦急的探头看去。

抱有希望的门客急的直拍手心:“坏了,坏了这老头儿吐血了,大概不行了。”

可这张晋一直紧逼,停顿了几秒后,一招劈山震河的打把式劈来,劈向卧地不起的老刀客,丝毫没有留了情面。

刀若真的斩了下来这老头可能会被劈成了两半儿。

风月将事先折下来的梅花枝儿抛了出去,张晋跃起来的身子一闪,刀锋转向抛来的暗器。

“嘿~”

一计“大力侧风斩”将梅花枝儿劈开。

张晋落定大叫:“是什么人?”

持刀的张晋看去台下。

蹭蹭~跳上来俩道姑,风月站在张晋的面前,清明则扶起倒在一旁的老刀客。

老头嘴角上露出一丝苦笑,想说话非常吃力,费了半天劲,这才断断续续地说:“我本想来帮忙,没想到添了麻烦,无奈上了年纪,气血衰败,大概我这条命是保不住了。”

“哇”的一大口鲜血又喷出来了。

绣珍与钘文也缓慢走来。

钘文一看,大血块儿都吐出来了,就知道老头儿真的不行了。

只见徐老头两眼往上一翻,五官抽搐,眨眼之间,一命归西,是让张晋一翻刀给打死了。

明清见状叫人将老刀客抬下安葬。

绣珍扶在老刀客的身旁,摇晃了下身子。:“徐老头,你不能死啊!你不说要给我讲腰牌的来历和人物吗?你快醒醒。”

钘文无力的将绣珍拦下。

老头被抬走。

台上之人一直不停的叫嚣:“这钱府就这点能人吗,又来了俩个臭姑子。”

又撇了一眼二道腰牌道:“这等货色也只是玩物罢了,还敢登台送死不成。”

台下一声淫笑。

“哈哈!”

这声音正是“生死沦罗门”的掌门人朱燕青的笑声。

地狱鬼是看到绣珍这腰牌才大声淫笑。

“这卿字腰牌竟是一女子,真是可笑。”

风月明清二道回头看下台前。

“是小师妹~。”

钘文只觉得身子虚,扯着绣珍叫其离去。

钘文咳嗽两声侧音道:“快走,这师徒二人咱还是不惹的好,快走,不然这命都没了。”

绣珍见徐老被抬走,又见二位师姐正在台上将要动武怎能就此离去。

眼贼的人看到绣珍身后携背着的这口金背大环刀道:“快看这小道人儿背着的是五铃金背大环刀啊!”

“五铃金背大环刀,这不是殷长老的贴身宝刀,怎会在此,看他手指,这就是铜铃扳指吧!!”

这地狱鬼见到绣珍这套装备,淫笑收回,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五铃金背大环刀可没少斩杀生死沦罗门中的恶徒,曾经这“生死沦罗门”与“五凤门”可是最大的仇敌,殷铃长老年轻的时候是屠尽了这门派的邪恶,使得生死沦罗门一段时间消失在江湖之中,门人逃散四方,只留下这师徒二人流落江湖。

台下的短身装扮的地狱鬼朝着台上的徒弟招手。

“徒儿,徒儿,快走快走啊。”

这小阎罗没明白,明明是战了上风为何要离去,也没有理会师傅。

这地狱鬼可是怕的要死,多次想要离开,但是看着徒弟还在台上就硬着头皮在台下不敢在之一声了。

张晋道:“两位姑姑是来看爷爷虐人的嘛?还是来被虐的呢?”

风月怒道: “我呸,你这斯还敢自称自己是老不死的,休的猖狂。”

明清起身抹泪:“真是不可原谅,这等败类,我今天就替天行道,除了你。”

绣珍从台阶上了台。

张晋得意一笑:“呦~卿字腰牌,你可终于来了。”

二位师姐是担心她,早知道这腰牌不是她的,因为从小跟小师妹一同长大,小师妹根本就不会武,怎能不担心。

清明侧目道:“师妹你怎么上来了,这家伙很厉害,会有危险,你快下去。”

张晋兴奋的暴挺身姿:“哈哈,来的好,来的正好啊,今天我就用这口大刀过过瘾,你们三个一起来吧。”

地狱鬼遮挡嘴巴悄声喊道:“徒儿~徒儿诶~你可快下来吧你呀。”

地狱鬼一项是胆小如鼠,做事谨慎,要不也不能活着百十来岁,而这徒弟完全相反。

绣珍大骂:“你这也野哉,休的撒野,你这奸道邪淫,怕是门规不正将你放任至此。”

绣珍这话说的地狱鬼吓得是浑身冷汗直冒。

张晋挥刀答道:“师傅你怕的是什么,你我师徒二人连手,害怕了她们不成。”

“徒儿哎!你快看她背的刀啊。”

啊...?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